新聞資訊 News
推薦產品 HotProduct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今晚3d开机号和试机号对应码金码 www.grmvg.com

聯系人:高經理

 電話:0543-2155789

手機:13145430001

客服QQ:

客服QQ:84857766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山東省濱州市北海新區工業園區

新聞資訊News

河南天方毒藥渣變身“蛋白”飼料,屬違法行為

來源:   作者:公司記者小艾   發布時間:2013-11-11 07:25    點擊數:283

近日,有知情人爆料,在河南省駐馬店市熱銷的澤肽來品牌“蛋白”飼料,其實是駐馬店某知名制藥企業產生的藥渣。在調查中記者發現,同類的所謂的“蛋白”飼料在駐馬店及周邊市場已經熱銷長達數年之久,而且都是從河南天方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天方”)流出的抗生素藥渣。 

  據調查,河南天方每年要產生數萬噸的抗生素藥渣,而這些藥渣大多是經過烘干后直接被當做飼料流入到了河南的駐馬店、周口和山東、福建等地的養雞場、漁場。而河南天方環保部負責人楊新文(音)在接受中國廣播網記者采訪時明確表示,“抗生素藥渣有明確規定,必須做焚燒和掩埋處理,天方目前采取的是預處理(烘干)然后暫存”。 

  爆料:“蛋白”飼料原為抗生素藥渣 

  近日,駐馬店上蔡縣群眾李先生反映,該縣東洪鄉某養雞場老板劉某代理的澤肽來——“蛋白”飼料其實是河南天方藥業在生產抗生素等藥品產生的抗生素藥渣。經調查,該種“蛋白”飼料每個月通過雞場老板劉某自行使用和銷售的數量達數十噸,銷售價格為2500元每噸左右,進貨來源為駐馬店市澤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在駐馬店市貿易廣場的某飼料專賣店,記者以客戶的身份見到了駐馬店市澤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銷售總監楊金生(化名),據楊金生(化名)介紹,澤龍生物科技公司是天方藥業的下屬企業,產品也是河南天方經過生物發酵工藝生產的“蛋白”加工而成的,廠址在駐馬店市工業集聚區,目前澤肽來“蛋白”飼料在市場上銷量非常好,“主要是喂雞、養魚,因為雞和魚沒有嗅覺,豬的嗅覺比較靈敏,需要一段時間適應,我們的產品可以用來代替豆粕,使用比例雞5%-10%、魚10%-15%,豆粕現在的市場價格在4500元每噸,可以大大的節約成本”楊金生(化名)說。 

  然而,記者調查發現,所謂的澤龍公司的澤肽來發酵蛋白飼料的生產并不是在楊金生(化名)所說的位于駐馬店市工業集聚區的廠房,而是在位于駐馬店市郊駐新公路北側的一個小院子里進行包裝加工,而其生產的“原料”也都是從位于駐馬店市文化路的天方藥業二分廠中運出的。 

  調查:抗生藥渣變身“蛋白”飼料 

  經過數天的蹲守,記者發現,每當有客戶“訂單”要貨,就會有等量的“原料”從河南天方二分廠中運出,在駐馬店市郊駐新公路北側的小院子里“加工”,經過二次包裝后就變成了銷售火爆的“蛋白”飼料。 

  據當地知情人介紹,楊金生(化名)并不是澤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真正老板,后臺的老板叫張謙(化名),是河南天方的在職員工,澤龍公司不過是個幌子,其實是專業做“藥渣飼料”的。 

  9月20日,記者了解到有客戶向張謙(化名)要7噸蛋白飼料,隨即車牌號為豫QR**30的藍色貨車開進了河南天方二廠,一個多小時后該貨車裝著7噸藥渣開進了院子,并對藥渣重新包裝,隨后,7噸澤肽來“蛋白”飼料被裝車、運出。 

  并不是所有客戶都是從經銷商那里購買所謂的“蛋白”飼料,這些抗生素藥渣也直接由河南天方銷售給一些養雞場和養殖戶。9月21日,一輛車牌號為豫Q**29的白色貨車滿載10噸藥渣從河南天方二分廠出發,將這些藥渣直接運往泌陽縣春水鎮的一個大型養殖場。 

  據泌陽縣春水鎮的這家養雞場附近一屈姓村民稱,“隔一段時間就會運這種飼料來,淡綠色的包裝袋裝著,顏色看著黑乎乎的,聞著難聞的很,光(只)知道是蛋白,聽說是從天方藥廠里弄的”。 

  據楊金生(化名)介紹,目前這種“蛋白”飼料銷量非常好,僅上蔡縣一個經銷商每個月就可以出貨近百噸,山東、福建等省市也都有客戶,基本上都是喂雞和喂魚,也有少部分喂豬的,每個月銷量也都非常好。 

  河南天方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透露,目前天方的藥渣都是經一康姓男子之手流出的,就是張謙(化名)也不例外,除了張謙外,很多“經銷商”也直接從康姓男子那里拿貨,本應被碳化焚燒、掩埋的藥渣現在成了香餑餑,從車間出來的濕藥渣要經過烘干才可以賣,現在二廠的烘干設備都無法滿足需要,會有相當一部分的濕藥渣在位于駐馬店工業集聚區的天方新廠進行烘干,“每個月至少有一千多噸的銷量,多了估計有2000噸左右,姓康的給張謙(化名)他們價格是每噸1200元,利潤大的很呢”。 

廠家:應該焚燒 目前對藥渣進行“暫存”處理 

  9月24日,河南天方環保部楊新文(音)部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抗生素藥渣按要求應該進行焚燒、填埋兩種方式進行處理,“但由于在平原地帶無法進行填埋處理,只能焚燒,而且從2008年抗生素藥渣被列為國家公布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后,對這方面要求也越來越嚴格”。 

  據楊新文介紹,河南天方有單獨的處理車間對藥渣進行處理,負責人確實姓康,名叫康二彬,目前對藥渣處理是現在二分廠進行預處理,而后運至位于駐馬店市工業集聚區的新廠進行烘干,然后暫存。 

  對于該廠抗生素藥渣是否存在對外銷售的情況,楊新文表示“不可能,我們的藥渣都是經過預處理后然后暫存,這省環保局包括市環保局都知道”。 

  關于一些飼料廠家將抗生素藥渣作為“蛋白”飼料對外銷售一事,楊新文部長也明確表示“這我還真不知道”。 

  專家:抗生藥渣為毒性危險廢物 飼料禁用 

  河南省知名動物營養和飼料研究專家劉延賀教授表示,藥廠的藥渣都具有殘留性,動物吃了以后藥性會轉移到動物身上,有些可以通過動物自身排泄出體外,有些則會殘留在動物體內,“但抗生素類的藥渣是明確規定不能用來飼養動物的,抗生素藥只能作為藥物進行短期的治療使用”。 

  劉教授還表示,抗生素藥渣的蛋白含量的確很高有些甚至可以達到50%以上,商家大多以“菌體蛋白”名義對抗生素藥渣進行宣傳,有些商家甚至宣揚這些蛋白具有保健、預防疾病的作用,希望廣大的養殖戶能擦亮眼睛。 

  我國畜牧業濫用抗生素的情形相當突出,有些養雞、養豬、養魚業正大量使用抗生素。 

  農業部2002年公布的《禁止在飼料和動物飲用水中使用的藥物品種目錄》中顯示:抗生素濾渣是抗生素類產品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工業三廢,因含有蛋白和微量抗生素成分,在飼料和飼養過程中使用后對動物有一定的促生長作用,但對養殖業的危害很大,一是容易引起耐藥性,二是由于未做安全試驗,存在各種安全隱患。 

  2008年國家公布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顯示:化學藥品原料藥生產過程中的蒸餾及反應殘渣,利用生物技術生產生物化學藥品、基因工程藥物過程中的蒸餾及反應殘渣屬危險廢物,危險特性顯示為毒性。 

  近年來,關于醫藥企業藥渣處理不當的報道也屢見不鮮,此前就有媒體報道,華北制藥集團倍達有限公司未經處理的抗生素藥渣,被直接傾倒在滹沱河河床上,嚴重污染了環境。 

  9月19日,國家藥監局安監司司長李國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些年來,從產品注冊審批到生產監管,還是到使用,我們都高度重視對抗生素的管理,“抗生素的用量太大,當然這個用量太大包括很大一部分是不合理的應用,同時也提示我們對抗生素質量的監管,我們也會更加關注”李國慶說。 

  《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明確規定:銷售禁用的“抗生素藥渣”,其行為已違反了《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第18條關于“禁止生產、經營停用、禁用或者淘汰的飼料、飼料添加劑以及未經審定公布的飼料、飼料添加劑”的規定,根據《條例》第28條規定,應當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飼料管理部門責令停止生產、經營,沒收違法生產、經營的產品和違法所得,并處違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中國廣播網企業頻道)。濱州金太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轉摘。

天方的抗生素藥渣毒藥和經過包裝后的“發酵蛋白”飼料。

從河南天方運出的藥渣毒藥在這里變身“蛋白”飼料

 

 

【共有0條評論/我要評論】【收藏本頁】【】【打印】【關閉
更多評論>>

最新評論

快速評論

姓  名:  
內  容:  
 

相關新聞